会法语竟有这样的好处: 一门语言让我发现另一个自我

前几天和朋友谈起语言对人性格的影响,她问我:你觉得法语改变了你吗?

当然啊!而且改变不止一点。

我时常觉得,说法语的我、说英语的我、说普通话的我,和说家乡方言的我,都完全不是同一个人。

我感觉,外语让我分离出另一个人格。一种语言环境下,我可以成为在另一种语言环境中不敢成为的自己。

家乡方言是我的第一语言。在我听来,它很聒噪,说它的人都在扯着嗓子说话。说起家乡话,我的嗓门特别大,不由自主地变得急躁、火爆,有时甚至忘记了礼貌。我会胆子变得大起来,因为我知道,如果有人找茬,用家乡话斗嘴吵架我一点也不怕。

普通话应该也算是母语,但更多的是听力上的母语。上大学之前,除了各个语文课老师,和极个别同学不说方言,我周围的亲朋好友、老师同学一概都说方言。最近回到家乡,发现很多家长都不和小孩说方言了,不知道是该为此高兴还是悲伤…..

普通话很美,可以很激昂,可以很柔和,可以很郑重,也可以很嗲….. 说起普通话,我会不由自主地被感染成彬彬有礼的人。爆粗口这样的事,我用普通话是绝对说不出口的。

也许是因为普通话的含蓄,也许是因为从小没有说普通话的环境,说起普通话,我感到没底气,为自己不够标准的口音感到一丝羞怯,我会有时过度礼貌,我会胆小,会害怕强势的人,我还会羞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。

英语是我学习的第一门外语,和很多人一样。这门语言简直解放了我。它和普通话一样很美,可以抑扬顿挫,也可以温柔如水。但它对于我是如此理性,说起英语,我会变成一个理直气壮的人,不由自主地爱笑,爱表达,爱用手势,甚至会变得有点过度夸张、过度兴奋。

我没法用家乡话或者普通话说出我爱你、我想你。这样直白的表达,太肉麻,我说不出口。但是用英语,再肉麻的话,似乎都变得像口头禅一样轻松。同样的,普通话里粗俗的脏话,在英语这儿变得随心所欲,毫不含糊。

法语并不是我学的第二门外语。在那之前,我还学过一点点日语。

有一次,妈妈听到我在练日语,她并不知道那是日语,却感慨道:呦,怎么这么温柔啊,平时怎么不这样啊!

跟妈妈说话都是大嗓门家乡话,动不动就怼上了,完全没有温柔过,也从来没想过如何温柔。

然而,日语发音嘴形变化很小,光这一点就让我说话时收敛很多。再加上看到日剧和电影里的角色,说话用词如此谨慎,小心翼翼得近乎谦卑,几乎难得将大喜大悲表露无遗。简直是英语的反面。学习日语时,也不自觉地变成了这样的人。

法语呢?法语会怎样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呢?

法语和日语一样,不是一门语调起伏很大的语言,不是一门发音时嘴巴要张得很大的语言。它可以非常感性,非常温柔。

法语和英语一样,不是一门含蓄的语言,不是一门喜欢拐弯抹角,总想着怎么委婉怎么说的语言。它可以非常理性,非常直白。

法语和普通话一样,好像有一种让人不自觉就变得格外彬彬有礼的力量。

但是,法语和日语不同,它说话讲究亲疏对象,但是并不带有抬高别人、贬损自己的意味。它的温柔也是直白的,不害羞,不闪躲。

法语和英语不同,它几乎很难兴奋起来。由于法语发音嘴形多呈撅起拢圆的状态,所以想一边说法语一边大笑,几乎是很难的事情。相反,法语实在是太适合抱怨了!好好的一句话,法语一出口,也能说成抱怨腔。说法语的我,是最爱抱怨的我。

最近在国内三周时间,每天频繁地在家乡话、普通话和法语间来回切换。有时说完一句话,能把自己吓一跳:刚刚说话的那个人是我?!有时会觉得自己好厉害,竟然可以从一种语言马上换成另外一种。有时也会很累,尤其是得应付好几个人时,脑子会突然放空,完全混在一团,不知道谁在跟我说什么了。

这就是会外语给我的奇妙体验。

你觉得学外语也改变了你的性格吗?你说法语时是什么样子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