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参加法国学校的外出活动

小朋友的学校组织外出活动,我第一次过来帮忙,纪念一下。

平时基本是老公早上送娃去学校,下午我会接娃,但不是在学校,而是在centre aéré,所以我对学校不是很熟悉。

学校每次外出活动,比如去博物馆,去剧院等,很多时候会请家长报名帮忙。其实这些都是很宝贵的机会,能近距离观察孩子在家庭以外环境里的表现,正常与否,也能对学校老师还有其他孩子和家长有更好的了解。但是,因为太忙我一次也没参加过。特别遗憾!

这次的活动是因为另一个学校(l’école Sonzay)的孩子和娃的班联谊。人数众多,学校请家长帮忙,尤其是外出时看管孩子。我终于没放过这个机会。今天在学校忙了一天,累人却觉得格外满足。

早上孩子们主要在学校里活动。两个班的孩子分成3各组:红,黄,蓝。每个孩子的手腕上都系着相应颜色的丝巾。小朋友分在红组,所以我也带红组的孩子。红组里小朋友的同班同学大约有10个。

早上活动主要是3个atelier,每个组交叉着来。

红组的第一个atelier是给纸板的线条着色,然后在一堆照片里找到自己的那张,贴在纸板上。大部分小朋友都做得很快,做完后一些孩子拿来图书让我读,我选了Jeanne B.拿着的图书:3 Sorcières。大长篇,用passé simple写的,是我最讨厌的时态,哈哈。怕孩子们没耐心听,我就跳着跳着读(也因为有些句子读着舌头打结)。

孩子们尤其是女孩子们:Jeanne, Anouk, Garance,挤着围过来听,差点没打架。还好atelier很快结束,进入下一个活动环节。简直解救了我,哈哈。

第二个atelier是motricité,在salle de sport搭了各种攀爬翻越障碍。老师问谁来做示范,孩子们都很兴奋地举手叫:moi, moi, moi。不过,第一个举手的是小朋友,这么积极,我感到很意外(我一直以为他很害羞)。

小朋友爬完一圈,大家给他鼓掌。然后孩子们排好队,一个跟一个上场。孩子们基本是三四岁,不少都需要大人搭把手才能攀爬一些障碍,不过也有些孩子,完全不让碰,非常倔强地说:Je le fais tout seul(我自己来做)。

这个atelier 下来,小朋友玩了3圈,其他孩子大多数每人玩了2圈。

11点是la récré,自由活动的时间,孩子在小操场玩滑滑梯或跳房子,骑单车或滑板车。大人们乘这个时候,赶紧喝一杯咖啡。平时不喝咖啡的我,因为害怕一天下来会累得撑不住,也去喝了一杯,也不知道是否真的让我提了神,哈哈。

中途Jeanne找到我说她嘘嘘到短裤上了,我带着她去换短裤。不知道为啥这孩子这么信任我,虽然我确实是可以信赖的妈妈,不过孩子这警惕性还是不够呀!

11点40,孩子们都玩累,可是还有第3个atelier 。其他组的一些孩子有哭着说:Je suis fatigué, moi.(我很累)。我组的Emmanuel这时跟我说他饿了。

第3个atelier是用酸奶盒做电话和乐器。孩子们虽然很累,但是还是很配合。我在酸奶盒上钻了小洞,小朋友竟然没等我帮忙就自己把线穿过去了,嘿,没想到你有这个本事,哈哈。

中午,天气晴好,学校决定大家一起在学校后的小公园里野餐。

L’école Sonzay 的孩子似乎是自带午餐,小朋友的学校准备了简单的火腿三明治、零食薯片,以及没有来帮忙的家长做的蛋糕。(这天的午餐让我略心疼娃,好在平时伙食还不错,不是这样草草了事)

老公有先见之明地帮我也准备了三明治、零食和水。我还以为他多此一举,心想学校肯定会给家长也准备吃的的。然而并没有!

如果是平时,午餐后是午睡时间,但今天是例外。午餐后孩子们就在学校的小操场里玩。

下午的时候,Andreas的妈妈也来帮忙了。在下午外出前,小朋友几乎和Andreas一直黏在一块,骑车玩。而我们两个大人乘机互相了解。

每次我们问小朋友他和谁是好朋友,他几乎总是说Andreas,偶尔说Emmanuel,Adam,Arthur,Adèle(哈,好多A)。

Andreas的妈妈也向我们表示,她的娃也经常提到Tristan,想和Tristan玩,想邀请他去他家,看他的猫和玩具,哈哈。上周我们以Tristan的口吻给他写的生日贺卡,他放在床头不让任何人乱动。

我们很开心娃有好伙伴一起玩耍,看到他在学校玩得开心就放心了。甚至都不敢搬家到远的地方了,怕他遗失童年的伙伴。年少时被孤立是很可怕的事,是我们绝对想避免的事。

13点45,孩子们在教室集合,准备下午的出行。

十几个老师和家长,一人带4个孩子,我们从学校出发,一路经过音乐学院,电影院,美术馆,大教堂,le pont de fil,卢瓦尔河边,市图书馆。

每经过一个标志性”景点”,我们会停下来,在事先准备好的照片里,找出匹配当前景点的照片,放在盒子里。

我带的四个孩子:我娃,娃的同学Robin,Sonzay学校的Robin和Jules。我娃和他同学都是很乖很听话,几乎从不乱跑,我很幸运。不过,外校的孩子更难看管,两个孩子走得快,而且很快口渴,劝了老半天要他们坚持一下,到美术馆再停下来喝水,否则我们会跟不上大队伍。

两个孩子为了盒子也抢了半天,最后我把装在盒子里的照片袋子拿出来,Robin拿袋子,Jules拿盒子,总算安静了!

找照片时,我把照片一张张翻开,跟四个孩子说:Vous me dites oui ou non(你们跟我说是或不是)。最后找到照片时,孩子们又要为谁放照片到盒子里这事争吵一番。仿佛看到了多个孩子家庭的日常……

图书馆前,大家分别了。孩子们得走路回学校。没睡午觉,又玩了一天,大家都很累,不过孩子们还都很配合,真是很了不得。反正我觉得很惊喜。

路上,娃问我是不是坐公交车回去,看他那么累我都不忍心对他说non,于是说:你问问la maîtresse是不是坐车。哈哈,把拒绝的难题抛给老师,要走路不要怪我!

娃在路上问我之后干什么,我说回学校啊。他马上要哭了,以为我会像上周嘉年华那样,上午来了下午走,让他去centre aéré。为此他伤心了很久。

我见他表情不对,忙说不是去centre啦,我会一直在这里,但是我们得回学校拿衣服和包包,然后就回家。大概重复说了四五遍类似的话,娃才信我不会走开。

一路上,他的同学Robin就像个布偶娃娃,任由我牵着手前行,完全不吵不闹。

回到学校,签了准提早离校的证明条,拿了衣物准备回家,后面Andreas和他妈妈赶过来。他妈妈说Andreas看到Tristan走了开始着急了,他想找他一起去学校后面的公园玩。

娃看起来很累,但是还是更想去玩,于是我们就一道去了。我也很好奇他经常提到的好朋友Andreas是怎样的孩子,他们是怎样”jouer comme des fous”的(每次问娃在学校玩了什么,他都回答这句)

Andreas的妈妈真会聊!午餐后到sortie之前,从学校出来(约16点)到18点回家,我们一直在聊,互相了解彼此的工作,家庭和孩子。相反,之前遇到其他家长,基本说几句客套话就没啥好说的了。

害怕时间冲淡今天的记忆,匆匆打下这段流水账。

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,而我不知不觉已错过很多。希望未来能更多地参与到学校的活动。

注:法国的上学年龄为3岁,也有部分学校接收2岁的孩子。3岁入学的学校叫作école maternelle,一共3年。之后是école élémentaire,或叫作école primaire,一共5年。之后是collège,一共4年。至此义务教育结束,教育程度类似中国的初中。collège之后是 lycée,一共3年,毕业时要参加会考,通过方可获得高中毕业证。